您现在的位置是:欧洲杯 >>正文

南通支云官方:两名一线队员被要求配合调查,俱乐部已行使单方解约权

欧洲杯2人已围观

简介07月31日讯南通支云官方:两名球员被调查官方公告:​​​自南通支云足球俱乐部简称“我俱乐部”)成立以来,在国内外层面历经多起法律程序,不乏足球行业典型案例和司法实践前沿新型案例。我俱乐部从不熟悉、“ ...

07月31日讯 南通支云官方:两名球员被调查

官方公告:​​​自南通支云足球俱乐部(简称“我俱乐部”)成立以来,南通在国内外层面历经多起法律程序,官方不乏足球行业典型案例和司法实践前沿新型案例。两名乐部我俱乐部从不熟悉、线队“踩坑交学费”到熟练运用规则,员被已行约权不断总结经验,求配完善管理。合调针对有典型意义的查俱案例,我俱乐部决定在不违反程序保密义务的使单前提下定期向球迷、社会公布进展,南通以提高俱乐部管理事务的官方透明度,分享经验与教训。两名乐部现将近期三起典型案例公示如下。线队

一、员被已行约权两名球员配合调查,求配不能继续参与联赛。

上周,我俱乐部两名一线队注册队员被要求配合调查,执法机关未向我俱乐部透露所涉案情,相关球员归期未定,不能继续参加2023赛季中超联赛,我俱乐部与两名球员的合同目的已不能实现。根据《职业球员工作合同》,我俱乐部已依法行使单方解约权并立即生效。相关球员的联赛报名已撤销。由于案情尚未查实,在不能确定相关球员所涉何事、行为性质及法律后果的情形下,我俱乐部呼吁球迷、媒体及社会各界尊重球员及其家人隐私,避免揣测和传播未经证实的信息,耐心等待司法机关依照法定程序查明案情,一切以官方调查定论为准。

在事实未明之前,我俱乐部尊重“疑罪从无”的原则,(作为前雇主)对相关球员及家人予以道义层面的支持。若后续司法程序确认球员行为有违职业道德,损害了俱乐部利益、声誉和足球行业形象,我俱乐部支持中国足协对涉事球员施加适格行业处罚,并将依法向涉事球员索赔。若查清事实表明有任何职业俱乐部怂恿、组织参与相关违法违纪行为,我俱乐部和其他公平竞赛的俱乐部一样,深受假球赌球其害。我们将联合所有秉持并践行公平竞赛原则的职业俱乐部,倡议行业自律与互相监督,坚决要求涉假涉赌的俱乐部退出中国足球、接受法律制裁并主张其赔偿损失。

二、前俱乐部球员祝一帆阴阳合同诉讼案

2019年中甲联赛,球员祝一帆在我俱乐部效力期间经常下注盘口参与赌球,甚至在主教练明令禁止的情形下违规将手机带入更衣室,被主教练怀疑涉嫌踢假球。综合其训练状态及其他生活纪律问题,我俱乐部对其进行了处罚,下放预备队并扣发其部分薪水以待调查结果论定。其间,祝一帆以欠薪为由与我俱乐部解约,再根据时任总经理李某主导的阴阳合同向我俱乐部申索经济利益,将同一案件、同一争议提交中国足协仲裁委裁决后又提交法院审理。由于彼时足协仲裁委与人民法院的管辖划分不明,司法实践不统一,且足协仲裁委在裁决中表达了“安家费协议”与足球行业无关的观点,导致中国足协明令禁止的阴阳合同竟荒谬地获得认可执行。

这份寥寥数字但金额高达250万元的“安家费协议”不可能与足球行业无关,系附随双方于2018年10月签署的第一份(后取消未执行)工作合同订立。“安家费协议”的性质,对于任何中国足球行业从业者一目了然。第一份工作合同尚未执行,中国足协于2018年12月20日下发明令禁止阴阳合同的《关于进一步规范管理职业俱乐部与教练员、球员合同有关工作的通知》。

Tags:

相关文章